荒原上的那一棵树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04-09 12:42:22 / 人气:

荒原上的一棵树,以天空为背景,孤独而寂寞的站立着,四野苍茫、周遭无伴。枝叶在风中轻轻摇拽,仿佛在向山野问好,在向溪流点头。
这棵树何以生长在此,引起了我的联想。也许,这是一个游子路过这里时,有意栽了这棵树,向苍天与大地诉说他的孤独无依;也许是一个被流放的诗人、或是被贬谪的官流落于此,栽了此树,象征他的孤苦、无奈、失意、落魄;也许是山风不知从何处吹来一粒种籽,仓皇的飘落在此,在雨水的滋润中发芽、生根,渐自成长成一棵大树;或者是一只飞鸟从遥远的地方叼着一粒种籽路过这里,看到光裸裸的一片,想着以后路过这里时有个栖息之处,就将这粒种子吐落下来;或者这纯粹是上苍有意在此造化此树,让它生长于此,让见到它的人去参悟。
见到这棵树的人有几个去参悟,我不知道。但我很幸运,见到了这棵神秘、苍劲、清高的树,不禁令我肃然起敬。它长年累月生长在这里,不知历经少风吹雨打、霜冻雪封;也不知承受了多少次电劈、雷击、人的摇晃摧残、野兽的拱动啃噬。从树的躯干上可以看出,它该是一位长者了。粗糙的皮肤显得斑驳、沧桑,高大的躯干显示出它的不屈不挠。那高高的树冠象征它高傲的头颅,仰望着苍天。那神态、那傲气、那神韵,使我又联想到它可能是树木中的一个不合群者,看不惯其他树木的怯懦、平庸、无聊、卑劣,才借助神力独自漂泊到这片荒原上来。吮天地之精华,濡山岳之韵味,得曰月之光辉,长成一棵顶天立地的树;或者,它是树中的另类,是被驱逐、排挤、诽谤,迫于无奈,才来到这荒原上。它举目无亲,没有朋友,更无知音,只能同野草相守,与山野为邻,只能在无奈中仰望变幻的风云,在孤独中倾听盈盈天籁。
然而,不管怎么说,这棵树阅读了沧桑岁月,洞察了天地的奥秘,看到了日月经天、江河流地的壮丽景象。落寞时,它与风对话,同鸟谈心;激动时,它与白云接吻,同苍天拥抱。我不知树在白天有多少奇思妙想,在夜里有多少美梦绽放;我不知道树怎样向春夏表达爱情,向秋冬诠释思想。
我曾经看到过许多孤独的树,但没有哪棵树像这棵树一样显示其清高、孤傲、空灵;我曾与树为伍过,但没有哪一棵树象此树一样吸引、震撼、感染着我。这里,野旷天低、荒无人烟。没有世俗市井气的弥漫,没有城市的喧嚣、浮躁。我面对的就是一棵贞洁、清纯的树,一棵没有受污被腐的树,一棵无私无欲、无为无我的树;一棵思想丰富、境界深邃的树,一棵不同流合污,洁身自好的树。
看着这棵孤独、清高的树,我不由得想起那山野上的树、公园里的树、大道小径旁的树、沟边溪旁的树、河埂上土地里的树。它们或是勾勾搭搭、相互庇护;或是娇娇滴滴、摇摇摆摆;或是醉生梦死、虚度光阴。唯有这棵荒原中的树,在此独唱独吟独忆独乐独思;在这里倾吐胸中的豪气,倾泻腹中的情感。
我一直认为树是有生命的,有生命自然就有思想有灵魂。那么这颗荒原上的树的生命力是很强的,思想一定丰富,境界一定深远,灵魂一定美丽。要是万能的造物主以其伟大的智慧勾画出这棵树的思想内涵、灵魂的造型,不知要让多少同类羞愧、汗颜,也不知要让其他异类忌妒、诅咒。
树有生命,但树不能前进一步,这是树的悲剧。人有生命,人却四处漂泊,这是人的无奈。树将根深扎于大地,将头伸向蓝天,树的活动空间比人还广;人虽能行走,但不能拥抱大地。因此,我愿做一颗树,有时我也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。
荒原上的这棵树就是一幅画、一首诗、一部人生与自然的哲学,一道美丽无比的风景。

top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