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家院落“那棵树”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8-12-11 09:00:57 / 人气:


□吴欣然
  老家院落中,歪曲倒扭地生长着一棵树。树干足有一人手臂合围那么大,树冠的枝丫横七竖八地野蛮生长着,伸出院外的围墙。至于它属什么科目什么学名,我全然不知。由于它长相奇丑,一些枝丫还斜斜地伸在院内很低很矮,阻挡我通行,令我生厌,我也不想打听它的学名,连名字也不愿给它取,只是“那棵树”“那棵树”地唤它了。
  听父亲说,那棵树在他小时侯就有了,是祖父栽种的。初始时只是一棵不足一米高、手指粗的树苗,到父亲小时候,那棵树便长成了碗口粗、一层平房那么高。夏天时,葱葱郁郁的树叶遮天避日,成了父亲与儿时玩伴乘凉玩耍的好去处,除了在树下玩耍,调皮的男孩子们还经常伸手吊着一边低矮的树枝来回荡秋千,不知不觉中,竟将树干吊得向一边倾斜,长成了现在歪曲倒扭的样子。那棵树,陪伴着父亲度过了快乐的童年。
  尽管父亲将那棵树描绘得如一幅水墨画般美丽,并没有改变那棵树不受我待见的印象。因为我总是在寒假春节期间回到农村老家院落,远远地便见院墙外伸出的枯枝,以及所剩无几的枯黄残叶,孤零零地挂在树梢上,如一个垂寞老人的头顶,甚是萧条与凄凉。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。”元代戏剧家马致远《天净沙·秋思》中描绘的场景成了老家院落生动的写照。老家院落外有小桥,有潺潺的小河流水,这些场景让在繁华都市中长大的我很是喜欢,但那棵树勾勒的凄凉画面最为突兀,成了令我生厌的主角。惟一在我心中能起到的作用,就是回家时的一个坐标而已。
  然而,今年夏天一个正午,我第一次在暑期回老家时,彻底改变了那棵树在我心中的印象。远远地,我便看见了那棵树,它没有了以往冬天时的枯枝败叶,大大的树冠,葱葱郁郁的树叶伸出院落,给院墙撑出一大片绿色,生机盎然。进入院落,树冠茂盛的叶子遮挡住一大半庭院的阳光,稀疏间滤下一层层光斑,美丽至极!站在树下,夏日的酷热瞬间荡然无存!
  “就坐树下吧,树下凉快!”奶奶见到我们,招呼着端出两把竹椅放在院落中,又将早已切好的西瓜递到我和母亲手中。我躺坐在树荫下的竹椅上,吃着西瓜,随着夏日被微风吹动的树叶沙沙声,很快便进入了甜美的梦乡。
  梦里,我看到了祖父在烈日下栽种那棵树时挥汗如雨的情景,看到了父亲小时候与小伙伴在那棵树下荡秋千玩耍的模样……

top 回顶部